忘年之友离世,心中只有伤悲,祭文缅怀。


哀维:


乙未年,五月廿二,血压骤高,闻病就医,破脑救治,卧榻五日,不得而治,临行之际,思吾至深,含愁离世,享年五旬。顾及二子,奔波劳碌,路边一隅,修擦补车,十载有余,笑面迎人,思之伤痛,呜呼哀哉!携酒已至,阴阳相隔,只得独饮,伤痛欲绝,呜呼哀哉!呜呼老友,百喊不闻,肝肠断绝,哀号祭奠,悲痛难陈。呜呼哀哉!


伏维尚飨!


– 靖,于乙未年七月廿九


10年九月份,初次踏进华中科技大学校门,感觉很新鲜很陌生,这个诺大的学校让我有购买一辆自行车的冲动,于是我认识了驻扎在韵苑体育馆侧墙边上的任师傅。那时候我还不知道他的姓氏,总唤他为”修车老头儿”。

…本来想写一篇长文祭奠…

合影

一切尽在不言中。